九寨沟旅游搜索

跑马族 草原是野游神的天堂

名词解释:跑马族

  他们是一拨野玩者,他们是把另一个生命看成自己一部分的人,他们梦想草原更梦想沙场,他们喜欢在飞驰的马背上嘶吼,他们忠实地团结在马儿的周围,他们和马构成了亲密的一家人。他们在都市之外,宣泄着都市中积攒的压抑,他们更在都市之内,挥洒不羁的情怀。

  跑马族主要特征:

  1.一部分人夹马肚已经成了“罗圈腿”,最困难的是,剩下没“罗圈”的让你觉得他也“罗圈”了。2.下胯及大腿内侧肌肉较常人明显发达。3.即使在踩刹车的时候,也偶尔会发出“驭驭驭”的声音。4.最怕听见“摔”或者“掉下来”一类的词语。5.对草皮的薄厚有特殊的理解。6.在特定情况下,他们宁愿被别人称做“匪类”。

  公元2003年6月7日深夜。北京南郊大兴区的某个村口。

  四辆在田间小路上奔驰的轿车车灯划破了寂静的夜。突然,车队停了下来,但并没有人下车。几分钟后,每辆车上下来一个人站在路边,四辆车鱼贯地向后倒去,在某个稍宽处掉头后,又高速向前奔驰。

  “夏伯阳开路。拈花惹草随后。羊哥后面是野草殿后。所有人都上车了吧?OVER。”

  “夏伯阳车上没有电台,铭子到前面车上去。OVER。”

  “羊哥羊哥,7月1日能够去草原,确定吗?OVER。”

  “确定。卧铺车那边已经给我来了好几个电话,问咱们什么时候走了。7月1日路就通了。OVER。”

  “野草注意,前面有一辆大车,之后是个沙堆,你小心。OVER。”

  “放心,我过来了。去草原的人数最好不要超过20。OVER。”

  ……

  大约一年前,景颐在绿野网站上刚刚开辟马队论坛时,组织活动很是辛苦。大多数参加活动的是还不怎么会骑马也没什么出游组织经验的新手,所以从做计划找有经验的老骑师当技术指导,到联系食宿安排节目,都要景颐自己操办。如今景颐却闲了下来。活动有人发起,场地有人找,食宿有人联络负责,包括按照AA制原则收钱,都有人一手承担,马迷兼电台发烧友的野草又帮助大家建立了车载电台和手台的联络……如今的活动,景颐说“不敢在论坛上发帖子招呼”,因为一个帖子发出去,总有几十人应声而至,像今天去的这家马场只有7匹马,就玩不匀了。

  我和景颐在羊哥(全名“孤独的牧羊人”)的富康后座上昏昏欲睡,听着羊哥通过电台与另外三辆车联络。出村口不久,因为夏伯阳记错了路,大家在黑暗中倒车。我问景颐,“这种事经常发生吗?”景颐懒懒地笑了,“经常发生。尤其是在草原上骑马的时候,一出去大家就跑没影了,经常有迷路找不着营地的,大家就分头去找。开始的时候我也害怕,现在都习惯了,反倒觉得挺好玩的。”

  ■纵马奔腾去草原上纵马奔腾

  中午与今天参加马队活动的10个队员在孙悦饺子馆吃饭时,我并没有准备参加活动。后来穿长裙凉鞋的我随车辗转去大兴的这家正准备开张的马场,纯粹是被诱拐的。而原定9:00的回城时间,也因为烧烤而延迟到午夜11:30,马队的人笑呵呵地安慰我,“出来玩儿,就既来之则安之吧”。也有人仍在引诱我,“像今天只有骑马和烧烤,这还不是马队的全部活动项目。我们每次去草原,骑马是主要项目,其它像游泳、烧烤、篝火音乐晚会……还有很多节目呢。”

  因为SARS尚未解禁,很多喜欢往野外跑的人都憋坏了,但野游神们却照玩不误。白河峡谷是他们两周以前去的地方,回来在网上发了帖子,结果白河峡谷现在人满为患,他们只好移师。今天的这个地方,是夏伯阳带路,在村里的土路上七拐八弯了许久,四辆车都变得灰头土脸,才到达马场。马场是马迷开的,目前还是试营业,骑马的地点是永定河的河滩。一到马场,一群原本很休闲的男女就开始换装,头盔、马裤、护腿、马靴、牛仔帽、牛仔靴……其中夏伯阳和铭子的牛仔装扮最是惹眼。换装的时候,马场开始准备马匹,其中几匹马颇不温驯,脱缰的、尥蹶子的、倒地打滚的……让人看了颇有点打怵。不过马队的人显然都能够应付,当我们这些不骑马和暂不骑马的人(马匹不够分)开着车随队出发时,除了殿后的夏伯阳,大家都已经跑没了影。

  其实不用人引诱,我已经知道马队的人出游,不仅是骑马这么好玩了。虽然没有骑马,但当第一拨人跑回来时,我们已经摆好了野餐桌布,分享冰块、西瓜和泡菜———冰块和泡菜都是野草用便携冰箱带来的。之后秘书长给骑马和不骑马的人拍照,不骑马的人在一起打“双扣”……尽管西瓜有点生,但野外的冰块和泡菜显然弥补了这个缺憾。不过,在这里骑马只是非典时期的权宜之计,大家还是喜欢到草原上去纵马奔腾。“我和小苹果就是飙马飙出来的朋友”野花说。野花是草原上长大的,路上谈起论坛上有人说“去呼伦贝尔,感觉没什么”,野花就激动起来,“他看过草原上那种万马奔腾吗,那种感觉是任何一个地方都找不到的!”

  “到草原上骑马最过瘾了,夏天的时候,每两周我们就要去一次塞罕坝,冬天也去。”吃饭的时候,我看野花带来的照片,几乎都是在草原上拍的,其中的一张显然是冬天的草原,是从远处拍的正面马队,呼啸而来的马队在照片上看上去颇有些杀气腾腾,“像某个武侠片的镜头。”我说,“所以马队也叫马帮,别人说我们是匪类。”羊哥乐呵呵地笑着说。“马队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不争论技术。每个人骑马的技术都不错。重要的是人与马之间的交流与协调,我们叫‘马感’。”“不过我们虽然爱马,却不是把马当宠物。马和猫狗不一样,需要最直接的征服和驾驭,这种感觉很迷人。”

  尽管大家都是野游神,但并不排斥偶尔去训练英式骑术。“骑马到一定程度,去训练一下,还是有好处的。”但也有例外,像小样儿,属于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让他骑英式,他手脚都不会动作,但一旦跑起来,马感特好。

  ■没人退缩的危险游戏

  不过骑马仍旧是项很危险的运动。不论骑了多久,骑术有多好,总难免有被摔下来的经历。今天资深野游神马迷和棒哥就被摔下来了。因为马不够,所以很多人都轮换着骑的,不过棒哥虽然摔下来了,却没有下马,他和羊哥、夏伯阳一起骑了个有始有终,从出发到回马场,大约4个小时。“我第一次摔下来,就跟自己说得赶紧上马,不然就会害怕,以后可能再也上不了马了。”羊哥说,“可后来还是害怕了一段时间。”

  有这种感觉的显然不止羊哥一个。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常骑马的人,大多有摔下来的经历。马队目前还很少有自己的马,基本上都是骑马场的马,每次的马可能都不一样,而每匹马总有自己的性格特点,所以与马沟通是件很重要的事。

  玩深了,就成了“道”,连和马沟通都是一套一套的。如马瞪眼儿,张鼻孔,那就是害怕。不断地翻嘴唇,一般是遛开了,正来精神呢,就跟踢足球的打疯了一样,正好在兴奋点上呢。打响鼻是不高兴了,你要再招它,就该尥你的蹶子了。最喜欢看见马冲你怀里扎脑袋,然后还使劲嚼,也不知道嚼什么呢,那就表示他看见你高兴,向你献媚呢。就这些经验,随便闭着眼睛从堆里拉出个人,就能熟练地给你背诵一遍。

  从马上摔下来,可能被摔伤、被磕着,可能被马挂住拖伤,可能被马蹄踏上……总之是件很危险的事。“去年马队组织活动,就出了好几次危险。”景颐说,“在塞罕坝,有一次就有人从马上摔下来,臂骨粉碎性骨折。”但马队的人却没有一个退缩的,包括女生在内。“因为纵马奔腾的感觉太迷人了。所以尽管有危险,大家也不会退缩。”“何况骑术好的人,驾驭马的能力强,本身便不太容易摔下来;即使摔下来,大家也懂得保护自己,把伤害减到最低。”所以马队有两个不成文但人人严格遵守的规定———新手上马,一定要先读基本规则,再有老手带着;一有危险发生,活动立即中断,先处理伤者的情况。因此在塞罕坝那次臂骨粉碎性

  骨折事故一发生,马队就全部停了下来,先有人到附近的村子去找车,然后跟车到马场医院去———医院离事故发生地足有170公里。但骨折太严重了,马场医院只能做简单的处理,还得马上回城送医院。所以半夜2:00,马队就出发返城。“现在想起来真的很遗憾,当时的景色极美,如果没有事故发生的话,我们至少还可以骑五个小时,晚上再开烧烤晚会。”夏伯阳说,“不过这种情况一发生,当然还是以伤者为重,所以大家马上停止活动。”

  像这样的严重情况,虽然随时都可能发生,但毕竟极少发生。倒是小的摔伤或者迷路这样的事,时有发生。“上次我们去白河峡谷,回来的时候下冰雹,路上有好多碎石屑,把车胎扎爆了,那个地方手机还没有信号,所以只好派人走出去,到村子里打电话找拖车。”景颐说,“我们从下午5:00开始等,到晚上9:00拖车才来,回到城里都半夜了。”“这样的事最开始发生,心里很慌乱。后来大家都习惯了,就像是小插曲一样,还挺有意思的。”

  ■马队关系

  马队出游,原则上是自助式AA制,也就是说一切尽可能自助,包括搭帐篷埋锅造饭。“我们在草原上骑马,不像在这里,常常是一天骑12个小时。晚上回来,人和马都累得不行了,但还是要自己动手烧烤———常在野外,烧烤是除了方便食品外解决吃饭问题的最好方法。这时不用分配,自然有人挖坑有人烧炭有人烤有人准备饮料……虽然很累,烧烤出来的滋味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都吃得很香很兴高采烈。这时候大家围炉夜话,也围炉歌舞,那感觉,逍遥快乐,一定是草原上才最爽。”夏伯阳说。去年十一,夏伯阳与另外两个朋友在草原上骑马,三天走了480公里,完全没有后援,晚上就到村子里借宿,可以说是创了纪录。“一切都是自己解决。这是习惯,也是马队的规矩。”

  因为这样自助和AA制,所以马队的“设备”很是齐全,比如说烧烤时炭火火力不够,野草就拿出了烧烤专用的鼓风机。而一边的野花,则忙着和大家算账———完全AA制,包括找零。“和马队的朋友玩儿惯了,和生活里的其他朋友在一起就有点不习惯了———他们坐车都不给钱。”羊哥也跟着开玩笑。

  野花和野草是马队唯一的一对夫妇。这在马队很少见,在其它的玩家里也很少见。究其原因,夫妇两人都有同一爱好的人虽然很多,但同在一起玩,彼此的私密空间必然要少些,很多男士,宁愿另有一个圈子,可以常常和朋友在一起,没有老婆管着。但野草和野花显然是个例外。不过野花已经身怀野果儿,被野草和一干马队队员“管制”不得骑马。而野草,也因为臂上有伤,今天并没有骑马。“不能骑马”对于野花来说显然是件极不愉快的事,所以三番五次强烈要求,“等马跑累了,我最后在马上遛一会儿就行。”野花对野草软硬兼施,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在野草的护卫下,上马找了找感觉,不过马缰却死死地攥在野草手里,丝毫不得放松。毕竟是两个人在马上,马虎不得。但不能骑马并不妨碍野花野草参加马队的集体活动,包括SARS解禁之后去草原骑马。

  与其它激烈运动不同,马队的人男女比例十分均衡,装备齐全身手矫健的女骑士,无论在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足以与男士媲美。大家的关系密切,却又只在朋友的层面交流,这种特殊的关系,大家戏称为:马队关系。不过除了野花野草这一对儿外,马队中的俊男靓女却很少有进一步发展的。目前公开的据说只有一对儿。“我觉得咱们队里这些孩子都太单纯,也太老实。”羊哥既是个资深骑士,也是大家的老大哥,所以大家亲昵地称为“羊哥”,而羊哥也处处像老大哥一样,照顾一群小弟妹,“这男女谈恋爱,得有一个有心计有经验的,不然都不知道如何开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大家都太喜欢这种马队关系了,做朋友一起玩感觉太好,怕谈恋爱坏了气氛,所以不肯冒险。”我猜测道。“哈哈,也有这种可能。” (采访记录/默非)

2005-12-13 13:12:23  By: 九寨沟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 86656234
九寨沟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0300   86085333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九寨沟梦幻仙境之旅
九寨沟旅游
Jiuzhaigou Travel
玩转九寨沟
热门点击 热门点击
相关链接
最新旅游报价 最新报价
特价酒店预订
城市
酒店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08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九寨沟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