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旅游搜索

私人日记:九寨行(日月谭)


地方.九寨行
1999年8月7日到16日,笔者与孩子、朋友一行11人,经成都到九寨沟、黄龙、都江堰、乐山、峨眉山旅游。简记此行经历,聊供日后空闲时回味。

1999年8月7日 星期六
梦寐以求的到四川西北九寨沟旅游,于今日终于成行。

游九寨游的门径是,乘火车或飞机成都,在长途汽车站乘卧铺车或旅游车前往九寨沟,费洋约在八九十元间。如果乘飞机到成都,建议跟旅行社走,那机票的折扣算来在六折左右。
由成都出发当夜到达九寨沟后,可以住在沟口,宾馆价较贵。九十月份旅游高峰,自行前往者住宿难以保证。九寨沟内有专门的环保汽车和专职的导游,独自旅游毫无问题。一日间游完九寨沟,再宿沟口或川主寺或古城松潘。两日游的话则住在沟内的荷叶寨,这样可以省减门票钱。
从九寨沟去黄龙需到旅游小镇川主寺换车,因为到黄龙间没有直接交通车,要乘包车才能到达。此项颇为破费不算,在海拔4200米的黄泥山道上,乘“面的”小昌河颠簸,也多少有点惊险。黄龙也是一日游,海拔较高,当晚下山住阿坝州茂县比较合理。独自旅游者还可以在吃住上自行降低标准,而川西北的物价实在很便宜。
这些都是后话,在未曾去过那里时,对我们来说,真是“两眼一抹黑”。

1999年8月10日 星期二
自成都到九寨沟,有四百多公里山路,费时几近15个小时,备尝艰苦。最关键的长途汽车的车型。舒适、宽敞、空调的新型客车可以免去旅途不必要的吃苦。我们在高温酷暑日,挤在这等破车中,则形同“吃苦夏令营”了。
我们这个“团”共计23人:除了我们11人外,8位来自上海网络通讯公司的小青年,另外4位是一家上海人。沿途没有什么停顿,除了停车加油加水时下来方便,再就是无穷无尽的山道。
汽车沿着岷江上行,山道不时地与岷江交汇着。山色很美,江水晶莹,天气也不闷热。只是永远没有个尽头的道路使人生恹。途径叠溪海,1933年松潘大地震震出来的海子。作家叶辛在我们之前走过,他这样的描述这片景色:
这是条拐上悬崖的高原公路……陡峭的山崖如同被巨斧削过一般,直达水波涟漪的一个巨大的海子。稀奇的是在山脚下还是激流汹涌波跳浪笑的岷江,流经海子,却变得温顺、驯服……
成都到川西的一路上,到处都是厕所,收费且随路程而上涨,次日进沟以后,已经涨到一元一次的价位。陈导调侃:“这里的厕所是星级涉外宾馆的水平。”由此,路边人家都知道搭一间厕所以快速致富。游客处处可省俭,唯独此项消费无可奈何。一塑料片组装的乡间茅棚由专人看管,像真的一样收费。内中挖一坑,搭一板条,就地解决人们的水火之急。中外游客到了此等境界,只有入乡随俗就范一条路。我们也同样不能免俗。
下午3点才在茂县停车吃午饭,此时九寨沟尚不知在何处,而汽车又拉出去大修。
从茂县出发过松潘古城,在向九寨沟进发的路上景色已经非常美丽。这在叶辛的笔下,是如此的感受:
……顺着岷江峡谷,沿松茂公路……岷江水依然澎湃激荡,如雷贯耳,沿途所见,险滩密布,植被疏落,头顶上的悬崖峭壁,时有飞沙走石跌落,堵塞半截路面,风卷尘沙扑面而来,蔽眼障目。河滩地上,昔日的泥石流滑坡裹挟而下的枯枝、朽木、巨石、风化的变质岩,杂乱地散布着,像未经清扫的厮杀过的战场。两岸河谷山坡上羌寨鳞次栉比,伴以过江的索桥、高原的碉楼,关隘、古堡、栈道,时又近黄昏,给人的感觉是奇险苍凉,如入又一个世界。
每当停车时,藏、羌族的小商贩云集是一个有趣的景象。一把工艺精致的银器饰品递上来,微笑着说:“我总共只要你10元钱。”你能不动心?纹饰打造得精美夺目的藏刀、石器的兽面护身符、玉器的挂件锁片、牛角梳子、鸡血石,要价都只在几元之数。这把我家读中学的女儿激动忘乎所以,一有机会就在摊贩前转悠。而天麻、川贝等土生土长的中草药,价钱几乎到“底板价”,信口讨价还价间,同行的朋友已经纷纷抢着掏钱。“古董”花瓶、兽皮藏袍、手工的藏族编织袋,有时间有兴趣,尽可以自行研究。清代的瓷器笔筒开价200元,大家听了一笑,不去当真。藏刀无法带上飞机,或许会成为机场职员的收藏,也值得提请注意。
19点,天色渐渐黯淡,气温骤然下降。第三次小修后,汽车再次上路时,大家已经穿起夹衣。汽车在黑夜中赶路,兴味索然。夜里11点,终于看到九寨沟沟口的灯光。
九寨沟的秋季,月平均气温为16.4度、12.4度和8.3度,日夜间相对温差很大。因此,备一件夹衣以防寒,即使在夏秋之交的日子,都是必要的。
九寨沟在黑夜中窥视我们。第一个打击是极其粗陋的饭食。九寨沟内餐饮颇为不便,只有洋葱炒肉丝、西红柿炒蛋之类,但是价格不菲。爱吃不吃,就是如此。最简便的是10元一个盒饭,胡乱地对付着,好在风景秀色可餐,随后在懵懂中随导游进沟。
随后,陈导在我们人困马乏、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给我们以第二个打击。转悠一圈后,他突然回来两手一摊:“这里住宿情况发生变化,今晚没有标准间。”游客与陈导发生争执,但是,导游除了好脾气地解释外,再能做的就是退还差价。以我推度,陈导此行最可以赚足差价的,恰恰是在这里:他将我们带进沟里,接受既成事实住宿。而原来合同中沟口的二星级旅馆,想来不会如成都般地便宜。
沟内住宿紧张,半夜三更到处寻觅,好不容易才觅到一个通铺。没有“大小卫生”,连凉水都没有,但是只要10元钱。游友王维新自我解嘲说,这住宿的水平以前在黑龙江军垦时,已算师级机关待遇。于是大家私下释然。
夜12点,寒冷,无可奈何,在简陋而肮脏的旅舍中将就入睡。

1999年8月11日 星期三
清晨6点即被唤醒,窗外已经可见梦寐以求的九寨沟些许景色,路上的一切辛苦和疲劳都值了。
早饭是淡馒头加酱菜。
陈导在路上,已经将九寨沟人接待的缺点有言在先:没有妥善处理事情的能力,做生意的观点是愿者上钩,所以对眼前一切立刻适应。馒头酱菜稀饭之类,孔武者可以凭力气先吃。排队等候则永远没有收场的时候。于是,在食铺门前的墙角下,我们开始“就餐”--就地而餐,在混乱中草草了事。九寨沟接待条件可见一斑。赶紧动身上路。
游九寨沟和黄龙时,沿途的物价与上海差异很大。毕竟到了离成都四百多公里的川西北,岷山山脉南端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内的一切,都很令人惊讶。不算路费的话,在所花费中,最大的一项想来应该是门票,九寨沟为90多元,此外,还要加上沟内的专门观光车费88元,游黄龙则为75元。这些是基本的花费,旅行社的团体票或许有些折扣好打。除了门票外,各景点再没有其他“小门票”的勾当,比起沿海城市来,又要大气许多。
骑上牦牛、骆驼拍张照3元一位,乘马匹进原始森林来回一次30元。此地藏民见多识广,劝谕游客解囊的广告词是:“不要问我们赚了多少钱,你要想想来一次多么不容易。”也对。沟内是不准吸烟的,有“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的名头在,据说,罚款数动辄在500元之巨。因此,风景区内一景是陋厕里站满过把烟瘾的人。
漫漫一片的游客,在路边等待汽车,所有的等地和缴纳的旅游费的差异,在此已经“平等”。林雅萍再此惦念起燕屏,讲些她来此能否适应的话题。
但是,车甫开动,一切不快都在脑后了。九寨沟“童话世界”的绮丽梦幻景象顿时扑面而来。人头攒动的观光车内,娓娓而谈的导游,突然发出“请大家将眼睛闭一秒钟”的导语,话音未落,雪白色的诺日朗瀑布顿时出现在眼前。此刻,心神为之一振。
九寨沟景点主要分布在树正、日则、则查洼呈“Y”形的三条沟内,徒步一天可游览一条沟。沟内的环保专用车可在各个景点招呼上下,走马看花,一日驶遍主要景点。随车还配备了专职导游,这些费用在购门票时已经缴付。游九寨沟一般旅行社安排为一日游,这样可以省减次日再度进沟的门票钱。两日游则较为宽松,九寨沟一日三变的色彩,不可不仔细观赏。
作为经验,一日游者到达的当夜住在沟口,九十月份旅游高峰,自行前往者住宿难以保证。游完九寨沟后,再宿沟口或川主寺或古城松潘。两日游的话,有一夜可以住在沟内的荷叶寨,以省减进出景区的门票钱。
三条沟景色优美的程度以日则沟为最,其后是树正、则查洼。我们乘观光车至诺日朗,乘车去原始森林,沿途看天鹅海、草海、箭竹海、熊猫海瀑布、五花海、珍珠滩瀑布镜海等。“海”是指沟内的大小湖泊,风景各异景色绮丽,相信只有步行才能得其三味。
中午,在“Y”字形的三条沟的交汇点诺日朗瀑布吃饭,再度领略食在九寨沟的难堪。10元钱一份盒饭。午餐后换车去游长海、五彩池,则查洼沟尽头“长海”,景色一如新疆乌鲁木齐的天池,浩大一派湖面,碧蓝深绿。与蓝天远山染成一片。过了长海,是所谓的原始森林,其实,来九寨沟的路上,到处都是原始的森林。徒步骑马前去的朋友在森林边散步,即使坐在路边等他们回来,依旧令人心旷神怡。
黄昏时分,游树正景区。犀牛海、老虎海、树正瀑布、树正群海、火花海、盆景滩等,这段游程是九寨沟的精华,所见之美景真难以忘怀。说九寨沟是“童话世界”的评价,大约是因为无法以语言来讲述,而给予一个模糊说法。此时,夕阳斜挂,山深静极。海子静静地平泊,风吹过才有丝丝皱纹。此地的宁静,连山风都是太古时代的。
下午6点左右,取回存放的行李,出得沟口离开九寨沟,九寨沟将永远留在记忆中。
乘车去数十公里外的古城松潘,当晚将住在那里。汽车开始往回赶路,来时,这段山路是在黑夜中,因此九寨沟周围的风景本来可以作铺垫,现在作了依依不舍的回声。九寨在身后,但是深山中到处都散发出九寨的韵味。
夜10点,再到古城松潘,这次是来住宿。
小城松潘非常有古趣。1935年6月底,翻越夹金山、走出草地后的红军,进入川西后,曾经准备夺取松潘,并且控制松潘以北的地区,使主力能够向甘南前进。因为红军内部的意见不一,最终失去夺取松潘的有利时机。红军主力由松潘以西的毛尔盖折而向西,再向北进入甘南。今天,在离松潘不远的边远小镇川主寺外的一座小山上,建立了红军长征纪念碑。现代史的重大事件曾经在这里发生。多少有点使人激动。顺便说说,夹金山高400多米,终年有雪,红军翻越两三小时就过去。黄龙的五彩池也已经3569米。
因为旅游业的发达,使得小城松潘充满了“生意”味。而川主寺也因为旅游品的开发,成为当地的人文的一个景点,中外游人来往如织。入夜12点,昏黄灯光下的松潘还热闹非凡,一街响彻的“九寨风情”歌声,依旧使人陶醉。一路来去,车中一直在播放这首情歌,连王捷、王维新,我们称为“古板”的一对读书人,也会来上一句道白:“姑娘,姑娘,是我!是我!”
一桌酒菜,却便宜得惊人,毕竟离“沟”远了。
饭后,夜11点,众人犹在逛街。此行西南,几乎夜夜要0点才能睡下,赶路几乎都要到夜间才到点,没有时间调整。因此,耐力和体力逐渐变得越来越重要。总算又住上标准间,但是“标准”与“标准”不是一个标准,此回住下后遇到的是没有凉水。尽管一路上与岷江交汇着行路。

1999年8月12日 星期四
清晨即起,饭食都很可以。今天要赶着翻山越岭去另一个风景点--黄龙。
不随团的旅行者,从九寨沟去黄龙需到旅游小镇川主寺换车,因为到黄龙间没有直接交通车。川主寺周围有达基寺庙和红军长征纪念碑。如果没有便车,只有雇车当地的“面的”前往。
黄龙风景区在海拔3199米到3569米之间,秋季的月平均气温在10.0度、8.9度和2.3度,旅行时自然要考虑自身的适应能力。尤其是高原反应,因人而异。登高时除了不带行李外,有需要者可以在山脚下租借氧气袋,6元一只。游半程而返回的做法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黄龙是长江水系涪江源头的一条支沟,原始秀丽的风光分布在一条长达7.5公里、宽35米至168米的黄色地表钙化堆积体上,似一条从雪山上飞腾而下的巨龙。梯田般层层错落向上的彩池有“人间瑶池”美誉。黄龙地势高峻,海拔在3120到3570米,四周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山峰达十余座。
所幸的是,出发至今,日日都是晴天,又没有暴晒。也许,岷山山中,就是这样的气候。翻山去黄龙,沿途都是在泥土路上行车,因为天晴,所以虽然颠簸,风尘仆仆,但是没有塌方和堵车的问题。雨天的话,在泥泞中行车,想必非常不堪。
盘山公路的最高点,是在4200米高处。山色空朦,能见度很远,远处的白云山颠,令人有出世之感。高山绝顶处,牦牛、帐篷、马匹和牛羊,藏民在此放牧和寻找生计。他们的“新经济增长点”是为陷在泥地中的汽车推车,再就是搭一个简易篷帐为厕所,还醒目地用红油漆标明“男”“女”,微笑着1元一位收费。遵纪守法的如厕者已经排成了长队。有个别游客如我等,急急然而偏不入其彀套,而到树林中“回归大自然”。此时,厕所负责人立刻赶来呲骂,只是因为惟恐漏收了其他人的资费,才又愤怒地赶回自己的岗位。
车过绝顶后盘下山,黄龙在即了。
但是海拔3200米以上,缺氧的难受立即给人以颜色。最少我是如此。胸口沉闷,眼球有压力。懒得走动,懒得大叫大嚷,惟恐过于兴奋而体力不支。甚至密封装的食品,相继爆裂。但是,千山万水地终于来到黄龙,实在使人激动。
黄龙景区前为一排摊位,游人熙熙攘攘地走过,但是对购物不甚热心。由于黄龙景区海拔已经在3200米以上,米饭要用高压锅才能烧熟,面条则到煮烂才半熟。最可口的是满街的青稞面饼,一元钱一张。羊杂碎汤12元一碗,羊肉串、西瓜和烤玉米棒比上海还要贵。沿街走着,一路是“进来尝尝”的招呼声,但是生意实在清淡。
担心上山后没有吃食,我买了一个15斤的西瓜,结果人人看我发笑。老赵说我是“年纪大了”。也是。
一家名叫“美玉”的小食铺,老板娘热心招呼我过来,要给我一个塑料袋装西瓜。于是就算认识,并且应允回头到她这30号铺子吃饭。后来果然与全龙雅萍来此打尖。她细算给你听所得,每日仅为几十元,但是缴纳税收不算,租下的摊位每月要交1000元。在旅游区中站稳一席之地也颇难,“做一天算一天,难做也要做的”。
黄龙真是个水晶宫,整座山逐渐攀高,不同情趣的水池千姿百态地呈现在游客面前。最高处要达3570米。自己知道体力不济,与全龙雅萍回到山脚下聊天。风景奇异,山色葱葱,流水潺潺,白云诡谲。不识黄龙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事后知道,其余几位游友登高及黄龙的大半处“收视”返回,林峰和吴桦登到最高处。留下许多色彩缤份的水世界的照片作证。那地方名叫“五彩池”,名不虚传。
接到一对儿女下山,已经是下午2点。吴桦在疾步返回后有多种不适,陈导想出一个名目叫“登高综合反应症”。这种“综合症”得一次也真不容易,如此大的花费,如此多的体力和时间支出!
由黄龙原路返回,过川主寺和长征纪念碑。绕道去看古寺庙。转经、开光,捐上香火钱后,游友们纷纷得到一件白色的哈达,还有佛的保佑。上车时个个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随后又是无穷无尽的山路。其间,司机老王又到自己的羌族小村落去转一圈。我们下车跟进看看,老王曾经唱了无数情歌打动的昔日美女,迄今依然很美。
再翻越一座大山,终于在黑夜中赶到茂县。相比较而言,九寨沟游最便宜的是住宿,离“沟”远一些的茂县,两星级的宾馆双人间可以还价到100元一间。灯火辉煌,服务到位。至此,人算可以大休息一回。夜11点吃完正餐,洗澡放松,回到现代社会的感觉。真是:“人人都说九寨好,惟有享受忘不了。”

1999年8月13日 星期五
从茂县到成都的路上。轻车熟路,连老王的破车也一路顺遂。
其间,水晶制品厂和中药店,是陈导必定带到的去处。中药店中,天麻川贝之类,远远高于松潘、茂县的民间小摊。水晶制品,则令人折服。在那里,黑白相间晶莹剔透的水晶项链、手链琳琅满目。标价约在200元到800元之间,开价后可以还到六折,再便宜就“需要请示领导批准”。墙上赫然挂着标语,“发现有假货,赔偿全部损失,报销来回飞机票”。
买水晶制品的时候,有友人坦然承认:“此地确实具有挡不住的诱惑。”出得门后,又都有点患得患失。离开那销售点,朝前翻山越岭过去数百公里后,则再也看不到同样价廉物美、独具“九寨风情”的水晶制品。买下的人和未买的人都有点怅然若失。一直到成都上飞机前,机场的售货处依然使人勾起对水晶项链的话题。
2005-08-29 14:29:01  By: 九寨沟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 86656234
九寨沟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0300   86085333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九寨沟梦幻仙境之旅
九寨沟旅游
Jiuzhaigou Travel
玩转九寨沟
热门点击 热门点击
最新发布 最新发布
相关链接
最新旅游报价 最新报价
特价酒店预订
城市
酒店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08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九寨沟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