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旅游搜索

九寨沟 梦遇蓝衣女子

 

  这一天的夜,车窗外黑呼呼,看不清是在山之巅还是沟壑里,也不知道还要多久,从黄龙到九寨沟口约一百三十五里,大约两小时路程,却已经行驶了近四个小时。天下起了雨,平滑的柏油路面在雨水中冒着丝丝雾气。车的灯光照射不到更远的地方。

  我想打个盹儿,于是闭上眼。在闭上眼的刹那间,感觉车突然静止在路上,没有任何声响,窗外的景象清晰,路边站着一位女子,她肩披长发,一袭紫蓝色衣裙轻垂,衣裙映蓝了一旁的树,蓝色的树闪着紫光,树的背后似乎是悬崖。她美丽的眼睛既含情又怅然地望向车内,显然注视着我。惊诧中,我即刻睁开眼睛,她刹那间消失得无踪无影。

  车一直在缓慢地前行,车窗外依旧那么黑。雨刮不停地摆动着,发出规则而又厚重的声音,如午夜的钟声,把夜敲打得异常冷清。

  疲劳的时候,脑海里可能出现幻影,长期生活在海拔仅三几十米的地方,在海拔近四千米的地方,出现幻影更是可能的事。前天,在西藏因高原缺氧,走上布达拉宫时,浑身发热,继而脚步变得轻盈,晕眩中周围的一切飘浮起来,幻影中自己进入的是人间天堂。昨天从拉萨折返成都,游看都江堰,又拜武候祠和汉昭列庙,接着访求“诗圣”旧居杜甫草堂的意境。今天一大早,跟随旅行团飞抵九黄机场。路途的劳顿,增添了出现幻影的可能性。

  今天整个下午在黄龙风景区游玩,从两千多米的高度爬上三千五百多米的高度,见到的仅是少许的钙化池里有水。六月之初,黄龙缺水,缺水的季节里,干枯的池床残留的美丽,让我流连忘返,凄美的感觉更迷人。直到傍晚,已是大雾茫茫,还下起了雨,雨中,我们的车开始行驶在前往九寨沟的路上。

  我深深地吸气再缓缓地从口中呼出,放缓急促的呼吸,减轻呼吸的声音,按捺加速的心跳,然后头往后紧靠座椅,闭上眼,试图驱散紫蓝色景象和景象中女子的身影。紫蓝色景象渐渐朦胧,女子的身影渐渐模糊,她怅然的神情却无法驱散。莫名地,我也怅然。

  下榻的酒店坐落在九寨沟口附近,四周高山环绕。大伙都很安静,安静地等待分配房间,有人因为冷赶紧取出毛衣穿上。比标准间要大好多的房间宽敞而简洁,不亚于四星级酒店。我们共十三人,我被安排单独一人住。

  “我想到山顶上去走一走,我好闷,你陪我去,好吗?”

  不知道是谁在和我说话,只知道是一位女子的声音,仿佛是熟悉的人,很亲近,感觉她就在房间里,靠近门口的地方。我要到九寨沟里看海子,但在下意识里不想爬上山顶去,心里默默地念想:“我不去”。正当要抬头看看她并要解释时,才发现,我的眼一直闭着,睁开眼睛后,只能看见从窗帘缝隙散射进的一丝光,我赶紧开灯,房间异常简洁而宽敞。此时正值凌晨四点。梦中醒来,再也无法入睡。

  吃过早餐,来到九寨沟口,只见这里聚集了不少旅行团队,他们更早到来。一辆辆大型的环保观光车把所有游客往山上送,我们一直被送到最远端的长海子。三十点六公里路程,一路的湖光山色一路的惊叹,抬头看左边再扭头看右边,应接不暇中听见导游说长海子到了,只觉得那是瞬间的事。

  矗立长海边的“老人”柏最引人注目,苍老的柏透着顽强气魄,仿佛在讲述着老人与海的故事。柏的树干直冲云霄,大部分树枝断掉了,留下的全朝着一个方向伸展,宛如被风吹起的经幡,默默念颂着神秘的经文,那弓下的树干更象是在祈祷,只是不知道在祈祷什么,也许岷山之魂知道,也许长海之灵知道,也许居住在这儿的藏民知道,或者她知道?我想起了那位女子,望见浩浩长海子里水的颜色如琉璃般碧蓝,想起了她紫蓝色的衣衫。

  导游说,长海子会自我调节,任苍天暴雨不漫,由大地久旱不枯,神奇之处在于不见出水口,要知道,这是海拔三千米高的山顶湖泊,碧水来有踪去无影。走吧,我们往山下走,下去看五彩池。沿着栈道走,别走上马路,要小心。

  是的,这就是五彩池,池里单是蓝色一种的幻化,已是语言无法描述,你辨别得出蔚蓝、紫蓝,甚至流泉粉蓝,但不同色彩之间相连的那部分色彩,连见都没见过,还有绿色、黄色、金红、金黄、雪青等,在不同角度不同光照下,呈现不同的浓淡浅深,那样的光与色,各自精彩又互相映衬,已是斑斑斓斓,让人眼花缭乱,风吹起的涟漪或是落叶泛起的波光,更是把五彩池点缀成仙境一般。面对九寨的原始,面对原始中的异彩和绝景,连作家画家也或会感到惭愧难当。

  “姐姐,谁可以画出那么好看的颜色啊?”团友中有一位六岁大的小男孩,他好奇地问导游。

  导游牵起小男孩的手说:“你说呢?”

  “我说是蓝精灵,蓝精灵可以画出那么好看的颜色,还有蓝精灵妹妹,她也会画,她画七彩蘑菇。”小男孩很认真很肯定地说。

  导游俯身问小男孩:“你会不会画那么好看的颜色啊?”


  “会,我会画好多好多好看的色彩,我画五彩池,画七彩池,还要画一只小鸟从上面飞过,小鸟飞得好高好高。”小男孩越说声音越大,清脆的声音传遍了山坳中整个的五彩池。周围的游客听见,都笑了,是会心的笑,也是灿烂的笑。

  这里是童话世界,童话世界里有着与纯真的人勾通的一切。童话世界感染着小孩,也感染着我们。

  其实,童话世界里流传最盛的却是关于大人的故事。传说,有一对情侣,他们是天上的神仙,男的叫达戈,女的叫沃诺色嫫,女的太美了,男的就想要送她信物,像凡间的男人那样,要示爱。他竭尽全力辛劳地采集九天风云打磨成镜子,送到女神仙手里。可能是女神仙也像世间女子那么扭扭捏捏地,可能还很激动,结果伸出的仙手没能接住,镜子摔到了地下,碎成一百一十八片,一片就是一个湖泊,而且是彩色的湖泊,此地因而得名“翠海”,即现今的九寨沟。

  九寨沟里居住着藏民,在藏民的心中,沟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都有灵魂,里面生活着神,水里的鱼就是神的化身。神鱼自然有神奇之处,海子里的鱼自生自化,不需人工喂养,一切顺天意。

  走出五彩池,搭乘环保观光车,从来时的路往回游览。这是上季节海,那是中季节海,中季节海没水,下季节海一过,就到了诺日郎。从长海子回到诺日郎的这段山沟,叫则查洼沟,全长十七点八公里;从诺日朗再到九寨沟口(入口处)的山沟,叫树正群海沟;从诺日朗叉到另一条沟去,直达原始森林的那条沟,叫日则沟,十六公里。三条沟如丫叉型玉树,树枝上挂了九颗“明珠”,那是九个居住着藏民的寨子,于是叫九寨沟。

  从长海子回到诺日郎,要转乘另一路环保观光车,才能够抵达日则沟最远处的原始森林。这里的环保观光车全部按照城市里的公交车方式运行,有的象的士或者中巴那样扬手即停。不同的是,门票包含了车票,调度员代替了交警。对于司机而言,这里无疑是世外桃源。

  通往原始森林的道路崎岖险峻,环保观光车贴山而行,盘旋而上。导游在车上介绍这个海哪个海的,我全没记住,我在看司机开车。我没有座位,只好手抓扶手站在驾驶室旁,可是司机把方向盘打左转右的,把我甩来甩去,司机的技术多好啊,十六公里路哇,我晕眩了!

  团友进入原始森林,我在车站等,坐在车站的板凳上,头靠凉亭拄子歇一会儿。游看景观,在走动中观看,那是走马观花。坐下来,坐在高山茂林中,静心赏景,才开始有了品的意思,此时此刻,能有一杯咖啡或是工夫茶,那该是多写意的事!静赏眼前高高的峭壁,峭壁顶端云雾缭绕,迷蒙中透着神秘感,好不让人遐想。山体是土、海子是水、花草是木,在九寨里,土、木、水“相克”的结果,不但很绚丽,而且绚丽得无以复加,远非“和谐”两字可以形容。和谐是美,不和谐而造就的美更美。以至于在我闭上眼睛小憩的这一刻,九寨的美丽与和谐依然强烈地渲染着自己,感动着自己。

  “累了吗,要不你跟我来,我们到山顶去走一走,你陪我去,好吗?”亲切而熟悉的声音,娓娓动听。

  说话的是穿紫蓝色裙裾的女子,她笑了笑,梨窝把笑映衬得纯洁而清雅。顿时,我抖擞精神,站起来,随她而去,一会儿便来到山顶。只见山顶雾霭蒙蒙,连眼前的她也成了一片紫色云雾般,让我迷惘。她说,现在雾大,我把雾拨开,你会看得很远很远。她手一挥,紫蓝色衣袖拂过,云雾变得紫蓝紫蓝的,渐渐消散开去。

  她说,我们现在在峭壁上,你别往下看,你会晕的。往前看,那里是剑岩悬泉,象瀑布的那个,对,远处是芳草海和天鹅湖。哦,你现在看不到天鹅,天鹅是候鸟,南飞路过这里歇息时才看得到。你再看流水,水漫山坡,水在树丛中流淌,是溪却不成溪,水与树相映成趣,树木象梳子篦着流水,流水依偎着树。你在想什么,想天鹅?不,别这样看我,我不是天鹅,我是谁?不告诉你。你还是看海子吧,看那边,箭竹海和熊猫海,熊猫在竹林深处,遗憾的是,游人多了,箭竹少了,熊猫生存的空间少了,你别不开心啊,那不是你的错。往前是高瀑布、五花海、孔雀河道、金铃海、珍珠滩,我的居所就在其中,你猜猜。不对,我不是孔雀,不是花朵,金铃?不对,也不是珍珠,你好笨,珍珠哪有紫蓝色的!你见过彩色珍珠,人工饲养的淡水珍珠,是吗?!要么这样,你在日则沟里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我。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告诉你,你记住了,我是紫蓝海妹!

  说完,她拉起我的左手,在我手心里轻轻吻了一下,随即转身消失在树林里。“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杜甫所叙,恰似此情此景。

  正当我想迈步跟随而去,却听见团友说:“我们走吧!”

  我醒了,望着眼前的峭壁,想起身处峭壁之巅的情景,想起三番五次出现的穿紫蓝色裙裾的女子,突然觉得那么虚无缥缈的事件,也许是冥冥中灵魂的一种共鸣,这么一想,心情倒是回复了平静,梦也好幻也好,内心一笑,竟也和来时那样,心情充满对九寨的爱慕。忽然,想起那位叫紫蓝海妹的女子的吻,急忙伸出左手缓慢地展开手掌,只见有一个荧光唇印,在手心里浮动着,紫蓝色!我的心自然而然地因为无比的惊讶而加剧了跳动。

  一定是团友看出了我的惊讶。团友接着说:“奇怪了,你这一觉怎么睡得那么香,脸色怎么变得红润红润的,真是容光焕发。”

  我们走栈道,累了则上马路拦下环保观光车,由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从剑岩悬泉游玩到了珍珠滩。一路上观看瀑布,欣赏海子,看彩色湖泊里倒影的高山和云朵,与在则查洼沟一样,看得惊讶看得舒心。一路上,我细心地看细心地寻,除了山是青的,海子是蓝的,再也不见紫蓝海妹的影子。有时,我甚至怀疑,横卧在水里的树木就是她的化身。因为,树木与高山和云朵的倒影构成的画卷,隐约可见紫蓝的色调,树木颀长的“身影”有着女子般的婀娜与飘逸,而且活色生香。

  回到诺日朗,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诺日朗里有个保护站,是整个旅游区唯一的餐饮场所,餐厅准三点收市。午饭没能吃上,好在吃了些零食,不算太饿。在保护站里有藏民摆设的摊点,吉祥物、藏银制器和各色饰品一应俱全,我们各自买了几件作为纪念,便马上出发游玩树正群海沟。尽管树正群海沟有更多的景观,譬如树正瀑布,观赏过后总还要回头再去品味一番,每次回头景象就会有新的变换;譬如盆景海,一棵树木就是一个盆景,姿态万千,远非人工可比。但是,我的心却留在了日则沟,紫蓝海妹幽居之空谷。

  我反复打开左手手掌然后再握紧,每打开一次,紫色荧光唇印逐渐暗淡一点,等来到九寨沟口出口处,唇印竟然完全消失了,我后悔莫及,不打开不就没事了啊!心忽地隐隐痛着,惆怅中欲罢不能,那是一种失恋才有的感觉。

  离开九寨沟好些时日,九寨沟的湖光山色,常常象幻灯片在脑海里演示,那是一种留恋。然而,紫蓝海妹含情而惆怅的眼神,她的笑容,还有她的身影,长久地出现在眼帘中,无论白天黑夜,我知道,那更是心底难以挥去的怀想。
所属类别:九寨沟旅游
2005-12-12 12:28:41  By: 九寨沟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 86656234
九寨沟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0300   86085333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九寨沟梦幻仙境之旅
九寨沟旅游
Jiuzhaigou Travel
玩转九寨沟
热门点击 热门点击
最新发布 最新发布
相关链接
最新旅游报价 最新报价
特价酒店预订
城市
酒店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08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九寨沟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