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旅游搜索

神雕侠驴雪宝鼎6


徐大厨还真是饿了,接过就往嘴里塞,乔刚帮着他把火腿肠的肠衣剥去,徐大厨直接就抓住乔刚的手往嘴里送,吓得乔刚急忙缩手。
众人见了都乐了,偶笑道:“乔刚啊,大厨现在都这样了,你就让他如回愿,机会难得哎。”
“他如愿了,偶可遭殃了。偶没想到高山反应会有这表现,托大厨的福,偶算是开了眼了。”乔刚也乐了。
吃了东西,徐大厨安静了下来,乔刚陪他坐着,提防着大厨还会别的举动。这一闹,徐州的队伍也下来了,纷纷挤在一起烤火,说起山上的海子,其中几个眉飞色舞,连说漂亮。偶心想,再漂亮也好不过九寨沟的海子,所以也没在意。心里惦着胖子的事,楞楞地看着雪宝鼎方向发呆。
这一过又是一刻钟,依然没有胖子的影子,偶实在忍不住,叫来阿旺,“阿旺,去找匹马来,偶再过去找找。”阿旺用很不信任的眼神看偶,“方大哥,还是偶去吧,这山上骑马危险着呢。”
偶要的就是阿旺这句话,“这样最好,你遇见胖子死活都要拉他回来。”阿旺点着头离去,才一会儿,骑着一匹马过来,“方大哥,这马要钱的。”乔刚边上叫道:“都啥时候了还钱不钱的,现在找人要紧,回来偶给钱。”阿旺得令而去,那是撒开了跑得欢,还真要让阿旺去找,他骑术精,地形又熟,肯定比偶去找来得顺利。
过七八分钟,远处一骑飞奔而来,近了一看是阿旺,没有胖子。也没见阿旺下马,坐马上对偶说道:“里面没人啊。”这来去才七八分钟,能跑多远?偶阴着脸说道:“阿旺,让你去找人的,不是去遛马的,才多远啊,你还得进得深点,一定要把胖子找回来。”阿旺啥也没说,提缰绳转过马头,一路朝山谷里疾奔而去。
徐州的队伍已经开始下山,临分手时偶对大姐说道:“大姐,你岁数也不小了,不能和那帮小伙比。你们还要穿越去黄龙,还是雇匹马,这样可以节省不少体力。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身体垮了啥也玩不成。”大姐点着头,“没错,今早见你们骑马偶心里就痒痒了,明天说什么都要骑上一回,既然来了,该腐败还得腐败。”
“对啊,不过真要骑马你得让马夫帮你加条褥子垫在马鞍子上,这样走长线不会太累。”偶得说明白了,大姐的年纪实在不能太累着她。
“行,方兄弟,偶都知道了,这次能碰上你们也算是有缘份了,早知道就和你们一起来了。”大姐有些依依不舍,“一切都随遇而安嘛,晚上有空的话就来偶们营地,偶们还有许多羊肉没吃完呢。”偶说道。
“你们昨晚烤全羊了吧?”大姐一猜便知。见偶点头,大姐又说道:“今晚偶们也要整一只,有空偶会过来的,偶和你涝婆还没聊完呢。”
和大姐分手后,偶们静静地等着阿旺回来。大概有一刻钟工夫,前方一溜烟尘扬起,一骑从山谷里冲出。众人看着前方表情各异,乔刚紧握着拳头,徐大厨靠着木墙打盹,偶涝婆一脸焦急,偶神色自如一付事不关己的样子。从时间上算,除非胖子半道回头,否则阿旺不会这么快回来。
果然,阿旺驾马来到跟前,还是一个人。乔刚第一个跳起来,“阿旺,胖子人呢?”气势汹汹的样子一下子把阿旺吓住了,“偶都进去很远了,还是没有胖子的人影,再进去真到雪线了。偶见周围没人,以为胖子抄小道回来了呢。”
阿旺还小,不可能把事情都想周到了,所以不能怪他,见乔刚铁青着脸还要发火,偶忙拦住,说道:“乔刚,你别说了。这不能怪阿旺,还得怨胖子自己。”乔刚听偶一说,也平静了下来,偶把阿旺叫跟前说道:“阿旺,这山谷下来也没有什么小道可以走,胖子要是自己回来一准是沿山谷出来。你再辛苦一点,尽量往里面去,要是胖子回头准能碰上。”
阿旺不住点头,偶语气稍稍加重继续说道:“阿旺,你一定得记住,这回进去就别一个人出来,要再拉不回胖子,这事情就闹大了。胖子最多就是到雪线,只要不是光猪,应该不会有事的。”阿旺的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这回进去你要再一个人出来,偶还得让你再进去。记住,别管死活,见着胖子直接就抓他走人。”
阿旺被偶这一通说得倒紧张起来,“方大哥,偶要是到雪线还没见到胖子咋办啊?”阿旺这一问偶也楞住了,这事情都有个万一,谁也不能保证齐全啊。偶心里琢磨,以胖子的体力不可能走得很快,山谷两侧群峰陡峭,又没有植物可以攀爬,胖子不会笨到平路不走爬山道,最坏的结果就是他到雪线没力气回来,所以只要阿旺骑到雪线准能找到胖子。
“阿旺,偶估计胖子最多到雪线,如果到雪线你还没见着他,就在雪线周围找找,说不定他躲哪儿避寒呢。如果再没有,那他肯定就是登顶去了,要不就是让野人掳走了,到时你就回来叫人,准备大搜索了。”话这么说,偶心里寻思,真要这样,不多了一出中国版的《垂直极限》啦,那麻烦就真大了。
阿旺听偶这么一说,上马就走。万一真要出了事,他们马队也脱不了干系,凡是马队的人都知道这一点,阿旺人虽小,但这点道理还是明白,早一点找到胖子就可以早一点下山,这样大家都安全。
看着阿旺离去,偶也没太担心。现在也不是大雪封山的季节,雪宝鼎这个地方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涝婆边上和偶嘀咕:“要真找不到胖子咋办啊?”
“还说偶是乌鸦嘴,你咋也这么说啊?你放心,肯定没事的,少不了胖子一根毫毛。不过呢,这来回一折腾,也让胖子够戗,偶估计他要能顺利回营地肯定得趴下了。”偶还真是乌鸦嘴,忍不住就咒起胖子来了。
“偶们什么时候下山啊?都快过三点了。”涝婆还在唠叨。
“再等等。你现在下山算咋回事啊,胖子再怎么不对可偶们还是一团体,好歹都要等到他们回来。”偶坚持着,这个时候不能有分化队伍的倾向。尽管偶说得不响,乔刚还是听到了,“方大哥,偶都听到了,你也说了不会有事了,偶相信你。你和嫂子还是先下山,待会儿天一黑就麻烦了。”
偶看着乔刚说道:“不行,让偶们先走偶实在不放心。大厨状态又不好,万一胖子回来也半死不活的,你们怎么下去?”乔刚还没开口,徐大厨一边接话说道:“方大哥,等胖子回来拿回眼镜偶就没事的,刚才那么些东西下肚,偶现在感觉好多了,你和嫂子就别担心了,你们还是先下山吧。”
三小伙中偏偏两个小的知书达理,怎么就最大的胖子不懂事呢?偶实在想不通。听徐大厨这么一说,偶放心许多,再坚持倒显得偶虚伪了,对乔刚说道:“再等会儿偶们先下,乔刚你多担着点,一定要照顾好大厨。偶们下去后让白玛骑马上来接你们,这一路上也别太急,记住了,安全第一!”
乔刚点着头,“行,偶会记着的。”
又过了一刻钟,乔刚催促偶们先走,偶也不便多说,和涝婆两人开始下山。此时已是3:20了,根据阿旺的说法,下山快点需要两小时,没敢在路上多耽搁,一路疾走。
半道超过徐州的队伍,见偶和涝婆两个人没命似的往下赶,众人很奇怪。偶没敢停留,只留下一句“你们问大姐吧,偶还要下去叫人。”,一阵风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涝婆嫌偶太快,偶能不快嘛,拖着她不停地往下冲。过一小时,路过一废弃的寺庙,涝婆实在走不动了,坐下来歇息,偶说道:“要不你慢慢走,偶先下去叫人。”
涝婆嘟囔着说道:“你拼命赶有啥用啊?胖子要下来总归要下来,也不争这一时啊。”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啥事都急不起来,这天眼看着就慢慢暗了下来,再晚点这马道就看不真切了,白玛晚了上去就更危险了。跟涝婆说道理,她还是磨磨蹭蹭,偶急啊!
正急着,山上下来一藏民,骑着马,偶赶紧拦住,问道:“这位朋友,可看见阿旺他们?”那藏民圈住马,说道:“你说的是东周阿旺吧?”“对对,就是小阿旺。”他们认识就好。
“他们已经开始下山了。”那藏民应道。偶心里一喜,“那他们中间是不是有一胖子?”这是最关键的,“有啊,不过那胖子精神不是太好,有一大个扶着他下呢。”
偶可不管是扶着下还是拖着下,只要下来偶就放心了,“谢谢了,朋友。”那藏民呼啸着打马离开。
偶总算可以松口气,涝婆说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也不用急着赶路了。”
放心是放心了,可胖子现在的状态还不知咋样呢,“你没听讲是乔刚扶着胖子在走啊,还是危险着。让胖子就这么走下来行吗?早点下去让白玛去接他们,这样稳妥些。”涝婆拗不过偶,噘着嘴说道:“你就不关心偶,老想着胖子干吗啊,你不是见他不顺眼嘛?”
偶是见胖子不顺眼,可也不能见死不救啊,跟涝婆也没法说清楚,偶一怒,说道:“你到底是下不下啊?你不下偶先下了。”涝婆知偶脾气,轻易不会发怒,见偶变了脸便说道:“下下下,偶见你怕了还不成?”“那你倒是起来啊,还坐着干啥?”“偶这就起来,叫叫叫,叫你个头啊,快过来拉偶一把。”
一把将涝婆拉起来,继续赶路。半道遇上一上山的队伍,全部轻衣便装,全部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后面跟着两匹驮行李的马,偶很惊讶,怎么这么晚才上山啊?看着他们天真的笑脸和蓬勃的朝气,偶顿时释然。
接下来就没停过脚,一直冲到营地,看一下表,正好100分钟。进营地把过程对白玛一说,白玛二话没说,立刻跳上一匹马,又牵着一匹上山去了。
铁大叔已经开始做晚饭了,笑呵呵地问偶们山上的情况,偶简单的说了一遍,铁大叔笑道:“雪宝鼎就这样,能看见它就已经不错了。不过那小胖子胆子也太大了,怎么就敢一个人上去摸雪线呢,万一要出了事谁担着啊?”偶没好气的说道:“谁也别担着,让这个死胖子自己担着。”涝婆在旁应和:“就是就是。”
铁大叔一本正经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真要出了事,偶们马队脱不了干系。曾经有一老外骑马摔下来,保险公司赔了好大一笔钱,马队也连带着赔钱,好几十万哎。幸亏那老外没死,不然马队就直接关门了。”听铁大叔这么一说,偶不再言语了。
山上下来都快脱了力了,铁大叔见偶们这般模样让偶们先去歇着。告辞回到帐篷里,涝婆躺下就不动了,偶收了牛仔裤和背包,对涝婆说道:“你先别躺下了,趁天还没暗,先去洗洗脚啊什么的,回来再休息也不迟。”这话涝婆听得进去,拿了毛巾之类的到溪边洗漱去了。
全部安顿好后,差不多已是6:00,天色已暗。涝婆躺着休息,偶洗了脚后觉得有些冷,走到篝火前坐下,边想着下午的事边烤着火。这时从后面山上下来一群人,偶细瞧,原来是徐州的队伍,大姐见偶一个人坐着烤火,过来问道:“方兄弟,刚才见你们马队的马夫上去了,是不是去接人的?”偶说道:“是啊,估计偶们的胖子是没法走下了,偶让白大哥上去接应一下。”想留大姐烤火,大姐不肯,随队伍去了。
徐州的队伍明天要穿越去黄龙,而偶们明天就要启程回去,偶不由得暗暗叹气,每次远行总觉得时间太长,每次远行又总觉得时间太短,旅途的一切是那么让人怀念,旅途的一切又是那么让人伤感,什么时候才能找回真正的自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融入大自然的怀抱,一时间偶无法理清自己的思绪。
正发呆着,阿旺出现了,“阿旺,他们人呢?”没见其他人,偶不由得问道。
“白大哥已经接到他们了,偶就先下来了。”阿旺的速度让偶吃惊不小,城市里的人就是没法跟山里的人比,见了阿旺偶还是自愧不如。
“说说胖子的事,你是怎么找到他的?”偶急着想知道胖子到底咋样了。
“偶一路进去没找到人,想冲到雪线那里,忽然就听见一巨石后面有哼哼声,过去一看果然是胖子,那样子够惨的,整个人歪歪岌岌的。偶也没敢多说,扶了他就走,上了马还得抱住他。”阿旺说得蛮生动的。
“那你有没有问胖子到没到雪线啊?”偶对这事感兴趣。
“偶也没问,就惦着早点回来。不过,当时那巨石离雪线还有一段距离,偶也不知道他过去了没有。照他当时的那状态,够戗,偶也不好说。”阿旺也不能确定胖子有没有摸到雪线。
听话听音,偶估计得八九不离十,胖子准没摸到雪线,便说道:“行了,大哥偶知道了。这次真的辛苦你了,要不是你,胖子不知道咋样了。”阿旺不好意思的笑了,偶赶紧拿一烟递过去,两个人在篝火前抽了起来。
天色越来越暗,黑夜渐渐笼罩四周,偶和阿旺正聊得欢,后面山上一阵声响,乔刚第一个窜了出来,紧接着是徐大厨和胖子,他俩人都趴在马上,最后是白玛,手里还拽着胖子那马的缰绳。
见到他们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仿佛沉重的负担在瞬间得到释放,压抑偶心中的阴霾一散而去。
赶紧站起来迎上前去,“一路上没事吧?”开场白总是那么俗不可耐,然而也是最直接的。乔刚脸上洋溢着笑容,这时的他有理由轻松,“还挺顺利,幸亏白大哥来得及时。”可以想象途中的三小伙是什么样子,乔刚累得够戗,胖子半死不活,大厨苟延残喘,偶的脑海里闪过这一幕,是那么清晰,是那么真实。
先扶了徐大厨下马,“大厨,还行吗?”火光下的徐大厨脸色苍白,“偶得先去躺一会儿,浑身没劲。”说完徐大厨跌跌撞撞地朝帐篷走去,白玛赶紧上前搀着他陪着进去。
胖子的样子更惨,整个人灰头灰脑,人是坐在马鞍上,身子却趴在马背上,那模样跟电影里遭人背后放冷枪跑得死去活来一个样。见他现在这模样,偶是又好气又好笑,赶紧和乔刚上前,“这小子还挺沉的,动不了哎。”偶把手搭在胖子腰上,想托他一下,没动静。胖子的脸贴在马脖子上,双手紧抱着马脖子,眼神呆滞着,见偶们搬动他,有气无力地哼道:“偶不想动哎,偶想睡觉哎。”
“你要睡也不能抱着马脖子不放手哎,来来来,松开手,偶们扶你去帐篷睡。”难怪偶托不动他,死丫的抱着马脖子就是不肯松手。乔刚上前抱他,这小子还是抽了抽抽了抽没松手。“胖子,偶们到地方了,可以睡觉去了。”乔刚把嘴贴在胖子耳边,生怕他听不见。
也不能怪胖子,下午这么一折腾,估计他是完全脱了力,加上赶时间下山,难怪他现在像海蛰皮一样耷拉着支不起身来。看到他现在这样子,偶也无话可说,但这小子死抱着马脖子不放让偶们无法下手啊。
“胖子,到雪线了哎,你倒是去摸一摸啊!”没辙偶只能亮出最后一招。
话音刚落,胖子眯着的小眼顿时睁圆了,眼睛里光芒四射,耷拉的脑袋一下子抬了起来,腰杆也直了,抱马脖子的双手自然是松开了,整个人仿佛才经过脱胎换骨的巨大变化。偶当时惊叹着,没想到偶一句话居然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意志。
“雪线?在哪儿呢?”胖子的目光在四处游走,精力在他体内瞬间充沛着,这一变化让每个人惊奇。
“乔刚,快动手!”趁胖子还没明白过来,偶对乔刚叫着。乔刚的动作还真利落,上前抱住胖子的腰,发力就往外拽,偶上前托着胖子的上半身,硬生生地把胖子拖下马。“你们别拽偶啊!偶要去摸雪线!”胖子的声音在夜空回荡,这死丫的还惦记着要摸雪线呢。
偶和乔刚没睬他,也不让他落地,乔刚把他扛肩上,偶后面提着胖子的两只脚,直接就往帐篷里去。当时那情形真的跟土匪劫人没有分别,阿旺在旁看着嘿嘿直笑。
进了帐篷把徐大厨和胖子直接塞进睡袋安顿好,大厨躺下就睡着了,胖子还有些神志不清,嘴里嘟囔着雪线雪线,双手在扑腾着。看他那样,偶和乔刚憋不住直笑,“乔刚,你猜猜胖子到底摸没摸到雪线?”偶问道。
“阿旺拉他回来后偶问过他,他说摸到了。可现在想想,瞧他这样又不像,反正说不好,只有他自己知道。”乔刚看着胖子不住摇头,看来胖子是否摸到雪线已经成了这次雪宝鼎之行的最大悬案。阿旺不知道,乔刚不知道,偶也不知道,只有雪宝鼎它老人家知道。
看胖子和徐大厨的情形,晚饭暂时是没法吃了,睡眠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偶让乔刚送了些热茶进去,等他们状态恢复后再进食,回过来叫醒涝婆,偶们自己还得吃呢。
用剩下烤全羊做的手抓羊肉味道有些淡,但偶还是吃了三块,乔刚的眼里还是惊讶,涝婆却笑着说道:“也没见你在城市里这么能吃,兴许回归大自然倒把你的原始一面暴露出来了。你自己属羊的,吃起羊来倒是一点不客气,偶就奇怪了,你胃口咋就这么好呢?”
“偶这是替你吃的。你瞧你,这次出来都成了减肥活动了,加起来还没偶一顿吃得多,这毛病一定要改,不然以后甭出来了。”偶嘶咬着羊肉开导着涝婆,这确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一直是困扰偶涝婆的一块心病。
“反正也习惯了,就当是减肥吧。”涝婆每次远行回来体重就往下掉,除了去阳朔那次。阳朔的美食令人难忘,阳朔的美食令人发胖。在令人陶醉的美景和美味面前,偶涝婆选择了妥协,她的原则在齿缝舌间被嚼碎,她的身材在食物消化过程中得到壮大,这间接导致偶们阳朔之行的开销大大增加,因为之后的几个月里极品减肥药的价格数字让偶心痛不已,这足以让偶再次远行。
乔刚因为胖子和徐大厨的事也没了胃口,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回帐篷照顾他俩去了。
远处的天空掠过几道闪电,眼看着老天又要下雨了。偶还想续根烟的工夫,雨点已落下,让涝婆先进帐篷歇着,偶提溜着两杯热茶钻进大帐篷里。乔刚靠着行李坐着,见偶进来忙起身,偶示意他别出声,把一个杯子递给他,然后轻轻走到胖子面前。
胖子在打着轻鼾,疲惫已经击倒了他,“待会儿醒过来一定要让他们吃东西。”偶轻声对乔刚说,生怕惊着别人。乔刚点着头,也轻声说道:“刚才偶看胖子都出虚汗了,估计有些发烧。”
“真要病了还得吃药,让他们多喝热茶。”说着偶凑前想用手搭一下胖子的额头,看看是否有发烧,胖子的眼睛猛地睁了开来,一下子坐了起来,吓得偶朝后就躲。
“方大哥,偶给你说说摸雪线的事。”胖子忽然间像一个重获新生的病人,眼睛里充满无限的期待。
“你别吓偶啊,这一惊一炸的偶可受不了,躺下说话。”偶用手摁住他,防他起来,心里在嘀咕,都什么状态啊,还惦着跟偶说雪线的事,就是说了偶能信嘛?
“方大哥,偶现在清醒着,你一定要听偶讲讲。”胖子说话之间一脸恳求的神情,眼神里透着暧昧。
“你就是有心说,偶也无心听,瞧你现在这状态,还是先睡会儿吧。”把胖子摁倒了偶转身就走,心里琢磨,今天就是让你小子闹的大家不开心,现在倒想起来跟偶说雪线的事,门都没有,偶偏不听,说说说,偶让你欲说无门,憋死你丫的!
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涝婆躺着,刚做完脸,贴着骷髅状的保湿面膜勾起偶无限遐想。
雨点越来越大,偶是越来越困,啥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半夜依旧冻醒,雨还是大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喝一口热茶,居然睡不着了,点一根烟,把涝婆熏醒,叫骂声中忙把帐门拉开一条缝,将烟扔了出去。

10月3日
一早醒来看表,才6:00,拉开帐门,还是雨,不过已小了很多。天阴沉着,没有转变的意思,依着帐门偶点一根烟,才抽了两口,涝婆已经喝骂:“这一大早你抽哪门子烟啊,掐了继续睡。”
涝婆的喝骂就是圣旨,得了命令偶没敢耽搁,扔了烟继续钻睡袋,一时也睡不着,心里尽想着昨天的事。经过一夜的休整,胖子和徐大厨应该恢复了,他们还年轻,体力上不会有太大影响。今天就要启程回去,几天来的过程像放电影一样在偶脑海里过了一遍,尽管有许多曲折,尽管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但偶们还是坚持了下来。最大的遗憾是见到了雪宝鼎而没有去征服它,但这不是此行的计划,所以也不能算是遗憾。
该看的都看到了,一路的秀美风光让偶陶醉。
该吃的也吃遍了,各种滋味偶都没放过,尽管许多让偶恶心得终身难忘。
该自虐的,该腐败的,该体会的,也都一一留在偶的相机底片和摄象机磁带上。偶喜欢这样的感觉,每当打开相册,抚摸那记忆你人生的照片时,幸福顿时涌上心头。每当打开电视,重新欣赏那记录你流浪的画面时,总有一种淡淡的惆怅。
流浪的心情就像是流浪的过程一样起伏不定,出发的时候是激昂的,归来的时候是消沉的,为什么每次都在重复这样的心情?为什么每次都在重复这样的过程?偶心里明白,但无法改变,偶还是无法挣脱城市的束缚,无法逃离喧嚣的人群。偶希望有那么一天,原始的偶能真真正正地投入大自然的怀抱。
在纷乱的思绪中偶再次睡去,一直到被偶涝婆推醒。这个回头觉一睡就是两小时,太棒了,偶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唯一让偶不满意是天依然阴沉着,雨依然在下着,该死的老天总是和偶们过不去。
老天的态度决定了偶们一切的行动必须快速,刷牙洗脸,整包收帐篷,一切都在雨中进行。十分钟搞定所有事,冲进大帐篷的时候,偶和涝婆都快成落汤鸡了,放下行李找地方坐下,偶好歹是舒了一口气。
铁大叔已经把做好的早饭搬进大帐篷中,香气弥漫在空气之中。三小伙已经醒了,胖子和徐大厨还是坐在睡袋里,乔刚在收拾他的包,见偶们进来,乔刚忙打招呼。一夜的大雨侵湿不少行李,好在今天要赶到松潘,也没什么大碍。胖子和徐大厨的脸色显然好多了,一夜的睡眠让他们恢复了常态。
坐下后开始吃早饭,偶依然抓起手抓羊肉在嘶咬,和着热腾腾的汤下肚,整个人一下子就热了起来。乔刚看着偶说道:“方大哥,你大概特爱吃羊肉,咋不见你有胃口不好的时候呢。”涝婆一边直笑。
“你以为偶爱吃这东西啊?这玩意容易上火,吃多了不好,偶是没办法,想吃蔬菜都想疯了,可也只能想想。出门在外,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只能苦中作乐。今天路程远,一天赶两天的路,肯定辛苦,能多吃就多吃点,身体还是自己的呢。”说话间偶也没停下来,羊肉在偶嘴里消失得飞快。
“胖子,今天状态怎么样啊,歇了一宿该恢复了吧?”看着胖子呆呆地看偶吃羊肉的馋样,偶问道。
“应该恢复了七八成了,偶精神好多了。”胖子的声音比雪宝鼎上响亮多了。
“这样就好,不过早饭你还得多吃些,偶估计昨晚你们也没吃好,就惦着睡觉了。”偶得吩咐着,这小子很不自觉,啥都要操心着。
徐大厨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说道:“可不是嘛,昨晚真没胃口,偶就喝了些汤。不过这一觉还是补回来不少,现在精神好多了,身上也有力气了。”
督促着两人吃了早饭,本想等雨停下来出发,可老天很不给偶们面子,阴沉着脸哭啼个不停,都下了一夜了,还不见有收场的样子,苦等下去恐怕不是办法,铁大叔让白玛先去收拾马骡,预备着随时出发。
连夜的大雨影响着每一个人的情绪,已经可以预见今天行程的艰苦。
胖子和徐大厨很知趣的先吃了些药,偶帮着乔刚把他们的行李都整好,就等着出发的一刻。偶注意到胖子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好象是期望着什么,也许他想告诉偶昨天摸雪线的事,可分明又开不了口。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又躲避着,这死丫的就是麻烦,“胖子,说说昨天上雪宝鼎的事,后来到底咋样了偶们还不知道呢。”见胖子这副窘态,偶还是先发了话。
“对啊,给偶们说说,反正现在也走不了。”涝婆就是喜欢凑热闹,不失时机地在旁搭话。
“对对,胖子,你就说说。”乔刚也在应和。
见众人都挺有兴趣,胖子来了精神,先喝了口热茶,然后开始说书:
“昨天和方大哥分手后,偶就一直奔前走。偶人胖走不快,没有方大哥这样的体力,坚持着朝前走,也没方大哥讲的那么远,就半小时多点就到雪线了。到雪线是偶真有点饥寒交迫了,真应了方大哥那句话,别说光猪了,就是光脚也不成啊。待了会儿往回走,累得够戗,偶就坐一巨石后歇着,歇着歇着还犯困,特想睡觉。坚持着想下来,阿旺来了,真来的太是时候了,没阿旺那马驮着,偶还真坚持不下来。后来下山时偶真得晕乎了,只知道乔刚扶着偶,至于怎么上白大哥马的,偶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啥时候回营地的也记不清了,只知道有人喊雪线什么的,反正后来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睡袋里了。哎,偶就奇怪了,偶当时是怎么下马钻睡袋的就记不起来了。”
乔刚听了哈哈大笑,偶也憋不住,“你是让偶和方大哥抬着直接塞睡袋里的,你小子当时就知道死抱着马脖子不放,怕摔死你啊?要不是方大哥叫一声到雪线了,你还真不会松手哎。”乔刚一脸笑容,继续说道:“偶当时都没辙了,还是方大哥反应快,一喊你就松手。偶看你是想摸雪线想疯了。”
胖子很忸怩地看了偶一眼,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瞧得偶也很不好意思,“高山反应都这样,由不得你自己,反正你也安全下来了,最大的功劳还是阿旺和白玛大哥的,乔刚和偶也就是搭搭手,顺手之劳嘛。”偶还得谦虚着,不过没阿旺来回三趟,没白玛摸黑上山送马,胖子还真不定咋样了。
听偶这么一说,胖子还真知趣,连连对阿旺道谢,弄得小阿旺也很不好意思,不停回道:“应该的,应该的。”乔刚忽然板着脸说道:“这事情是过去,可偶还得要说,胖子你也太无组织无纪律了,你说你干的这些事让多少人操心啊。方大哥说的没错,偶们是一团体,啥事不能由着自己来,万一真出了事,谁来担这份责任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做出来的事有时候偶还真看不惯呢。”乔刚显然是真动了气,情绪随着说话声在往上激昂。
胖子没敢答话,他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见乔刚情绪有些激动,偶赶紧出声打圆场,“算了算了,胖子呢肯定知道错了,这教训也是深刻的,就让他自己慢慢体会。乔刚你也别激动,现在大家都挺好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大伙今天还要开开心心回去呢,你就别再说了。”
涝婆也应和着:“就是就是,反正现在大伙都挺好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
见偶们夫妻这么一说,乔刚也平静下来,徐大厨拉扯着他坐下,一时间,帐篷里的气氛凝重了几分。铁大叔笑着说道:“话也说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话间扭头看了看外面,又道:“现在的雨小了许多,要等到啥时候停还没个准,偶看就出发了。”
这雨一时间也停不下来,不能指望老天帮忙,说走就走,偶第一个响应。众人纷纷起身准备上路,就这时,雨倒是停了,它停得毫没道理,它说停就停,它让偶们一下子没了方向。偶很惊讶,莫非老天哭干了眼泪?甭管那么多,趁着雨停的工夫,赶快帮忙将大帐篷收拾了,上包落鞍走人。
偶还是让涝婆骑骡子,因为骡子上的东西较多,撑不住太多的份量。胖子让乔刚跟他换骡子,乔刚不肯,说让胖子安心骑骡子来得稳当,偶很赞同乔刚的说法,胖子绝对是个不安分的主儿。
才出营地,迎面遇上徐州的队伍,清一色全部骑在马上,他们的行动也真够统一,要么全部自虐,要么全部腐败。大姐乐呵呵地骑在马上,见偶们就说:“还是骑马好,舒服多了。”看着大姐乐不可支的样,偶们也高兴。大家在一片“一路顺风一路平安”声中相互道别,各自上路。
才二十来分钟,老天的情绪又变了回去,它见不得偶们快乐的样子,它哭丧着脸对偶们又开始号啕起来。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最怕下雨,铁大叔忙着拿出厚实的雨衣让偶们披上,偶嫌麻烦谢绝了,因为偶自己穿的本来就是全套防水服,偶得让它发挥它的作用,如果不顶用,偶还得找销售商退货呢。
今天的感觉不是太好,心情和老天一样压抑着,望着眼前青灰色的大幕,偶除了郁闷还是郁闷。山里天气就是这样,你得承受着老天对你的安排,不管风和日丽还是刮风下雨。现在这样的天气适合坐在高雅的藤椅中,手捧精致的紫砂壶,喝着幽香的龙井茶,点一根烟,看一时报,发一会呆,绝对小资。可偶们小资不起来,偶们像一支古老的马帮队伍,顶着扑面的大雨,抵挡着刺骨的寒风,延续着千年不变的传统,逶迤在满是“地雷”的茶马古道上。偶们不贩盐,偶们不运茶,偶们花钱体验旧时马帮的生活,偶们不杀人,偶们不越货,偶们走旧时土匪出没的马道。
阴冷的雨让偶哆嗦着,偶后悔没有接受铁大叔的好意,那厚实的雨衣至少可以抵挡寒风的侵蚀,可以给偶带来些许的温暖。涝婆看偶哆嗦的样子就笑,“你这不是自找没趣吗?还是跟铁大叔要件雨衣吧。”说出去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偶不能食言,所以偶硬撑着,幸好早上的羊肉给偶提供了热量,它让偶有了硬撑的本钱。
因为要一天赶回松潘,尽管雨在不停地下,偶们的速度反而快了许多。马道越来越泥泞,地上的“地雷”明显比来时多,这两天进山的马队肯定多了不少。看着一地的“地雷”,偶心里愈发当心,惟恐稍微的不慎惹祸上身,提醒涝婆也当心着,尽量在平坦的地方行走。
过藏寨时,所有的牛羊都不见了踪影,只有撒欢的黑猪在田间穿越,它们已经习惯在泥泞中打滚,它们的肤色代表了它们的态度。涝婆笑嘻嘻地看着那些欢快的黑猪,她分明被它们感染了,也许她也想冲上前去加入它们的行列,去追寻心中的快乐。偶只对那些才巴掌大的小猪崽感兴趣,真是太可爱了,憨态可掬的样子令偶恨不得就抱回家里当宠物猪了。
一路上遇到几支马队,规模和偶们差不多,大家都为下雨所困,兴致都不是很高,只顾着埋头赶路。
该死的雨不停地下,今天可是偶们的归程,难道老天就这样对待他的客人?偶在马上恨恨地诅咒着,希望太阳能穿透浓密的云层,赶走阴冷的秋雨,带给偶们温暖。
三小伙离偶们有四五十米远,阴冷的秋雨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快乐心情,平缓的草坡让他们有了用武之地,胖子依然喜欢策马扬鞭,不时和徐大厨两人追逐嬉戏,乔刚在后面静静地尾随,安全牢牢占据着他的一举一动,这就是成熟的一面,也是偶出门在外的必要保证。
可安全有时会在一刹那变得支离破碎,来得是那么突然,那么意外。
前面的胖子和徐大厨掉过马(骡)头,争先赛似的又跑到乔刚的后面,两个人的神情分明受到比赛的感染,年轻人的活力充分显示在他们的脸上。在乔刚身后十余米停住回身,胖子好象在叫着什么,乔刚没有理会,继续慢慢前行。然后胖子和徐大厨策马(骡)靠上去,分别一左一右夹住乔刚的马,那情形跟土匪剪径没有分别。
偶们离得远,也没看得真切,就见乔刚的马往前一窜,接着向右侧疾奔,乔刚的身影晃了几晃,似乎控制不住那马的前冲之势。紧接着的一幕让偶们惊呆,乔刚就像一根被人锯断的树干,朝右面直直的倒了下去,缰绳也脱手了,脚蹬也没挂住,一头栽在路边的草地上。
“不好!”偶第一反应就是叫出这两个字,涝婆在边上直楞楞地看呆了。后面的阿旺第一个窜出去,接着是白玛,然后是铁大叔。
远处的乔刚倒在草地上,一动不动,胖子似乎也吓住了,骑在骡子上看着发呆。徐大厨反应过来的时候,阿旺已到乔刚的身前,蹲下扶起乔刚的头,白玛和铁大叔随后而至,聚在乔刚的周围。
足足有两三分钟的时间,乔刚动也不动,偶的心不由也剧跳起来,千万别出什么事,涝婆紧张的神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舒缓。一支烟的工夫,乔刚动了一下,接着又动了一下,白玛扶正他的身子,好象在和他说话。乔刚在不住的点头,尽管不那么利落,偶顿时放下心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徐大厨已下马过来,和乔刚说着什么,胖子仍然坐在骡子上,好象这事和他无关,这死丫的没一点同情心,乔刚的掉马肯定和他有关,偶策马向前,来到胖子边上,说道:“胖子,你干啥啦?怎么把乔刚摔下去了?”
“没,没干啥啊。”胖子支吾着,那神情分明说明他心里有鬼。
“刚才不是你和大厨靠上去,乔刚的马会惊着啊?你小子肯定使坏了!”偶的语气愈发沉重。
“是他的马自己惊着的,能怪偶吗?”胖子还在狡辩。
“偶现在不和你理论,”真实情况偶也不清楚,所以也不能瞎掰,“可他摔下马你干吗啥也不管啊,在一边看热闹啊?你还算是他兄弟啊,咋的一点阶级感情都没有。”偶越说越气。
胖子被偶说得无言以对,坐骡子上也不是,下骡子也不是,低着头,仿佛一知错的孩子手足无措。
涝婆低声对偶说道:“算了,别说了。先去看看乔刚咋样了。”下了马,凑到前头,见乔刚苍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偶便问道:“乔刚,没事吧?哪儿伤着了?”
乔刚吸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哼道:“幸亏是肩着地,别的没什么,就是这右肩酸痛的很。”
“好在是草坡上,这要是在乱石坡上不得出大事啊!没伤着头最好,这肩上痛出来就好,不会有啥内伤了,你还是再歇一歇。”偶得安抚安抚乔刚。徐大厨在边上面露愧色,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大厨,乔刚本来胆子就小,你们咋和他开这玩笑?这要出了事你们谁担着啊?万一有个好歹,偶看你们咋办。”偶对大厨没啥偏见,该说的还得说。
徐大厨就是比胖子可爱,见偶这么一说,忙凑到乔刚身前,“乔刚,你哪儿痛?偶帮你揉揉。”
“行啦,你也别揉了,就让偶静静的坐会儿,估计歇一歇就成。”乔刚没有埋怨,很豁达的样子。
众人一阵沉默,胖子在反思,徐大厨在反思,偶也在反思,涝婆见偶们一下子都不说话,倒开了口:“好啦,乔刚都没事了,你们应该高兴才是,咋都苦着脸。”
“高兴你个头,这叫吉人自有天命,乔兄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偶对着徐大厨眨眼,这小子还真心领神会,“对对,必有后福必有后福。乔刚,有啥要说的就直接吩咐偶去办。”
“你当办后事啊?你小子给偶当心着点,这次偶放过你,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了。”乔刚笑了。
“不会有下次了,要不偶帮你再揉揉?”徐大厨笑着伸出手。
“你小子是不是觉得亏心了?好吧,你就帮偶揉揉。”乔刚挺直了身子,让大厨帮着揉肩膀。
大家都笑了,总算可以放下心来,铁大叔他们更是开心,他们承担着马队的安全,这毕竟关系到他们的吃饭家伙,维系着他们的生活来源。
说来也奇怪,经过这么一折腾,雨停了,天上的云层因为没了可播撒的不好意思再留下来,它们在悄悄的撤退,天慢慢放晴了,太阳公公出场了。阴冷的感觉一下子随着太阳的出现散去了,坐在马背上的偶挣脱了束缚全身的寒冷,快乐的心情又重回到偶的身上。
不知不觉偶和涝婆已经落在后面,一路的风景让偶们放慢了脚步。偶拿着摄象机停停拍拍,拍拍停停,不亦乐乎。
横切过山腰,来到一缓坡。铁大叔他们已经停下来歇息了。三小伙坐在那里吃着中饭。
偶正好拿着摄象机拍过来,顺便把三人全录进去。胖子依然对着镜头做着鬼脸,徐大厨在很认真地咬着羊排,乔刚捧着一油饼对着镜头苦笑。
“乔刚,咋的啦?有啥冤屈正好可以说出来。”见乔刚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偶忍不住笑。
乔刚见镜头对着他不动,很委屈地说道:“各位,偶是真冤啊,偶有一肚子的委屈要告诉你们。”
胖子嘿嘿直笑,说道:“乔刚啊,说说有啥子委屈,偶们替你出头了。”乔刚转过脸,呸了一声。“刚才嘛,偶在马上打盹呢,冷不防那马跳将起来,拽不住啊,它直往前窜。偶人嘛胆子小,哪禁得住这惊吓,心一慌,腿一软,就摔下去了。偶这人从没晕过,这回真晕了,落地的时候偶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啊,几分钟后偶才醒过来。同志们啊,这不是马的错,也不是偶的错。”
没等乔刚说完,胖子噌的站起来,直接就跳到偶镜头前,“都没错,那是谁的错?”这小子配合的还真默契。乔刚一把把胖子推开,“记住刚才那张嘴脸,前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就是他在偶身后使坏。趁偶打盹,抽了偶马屁股一鞭。你下手轻点那马也禁得住,可他下手贼很,拼了命似的猛抽。偶后来估计吧,偶那马当时也有点迷糊,被他这一鞭抽得六神无主咧,忍不住就窜出去了。结果偶就不幸了,到现在偶腰还在疼呢。”
“各位啊,偶先声明啊,决不是偶一个人抽的,偶还有帮凶呢。”胖子一把拖住徐大厨。“别看他戴着眼镜斯文的样子,下手不比偶轻。偶不能一个人顶罪,偶要揭发,偶要争取宽大。”胖子一通抢白让徐大厨哑口无言。
“死胖子,咋把偶拖进去了。”徐大厨暴怒。“偶也揭发,是胖子教唆偶干的。”
两个人在镜头前你推我搡,谁也不让着谁。
“打住打住,你们俩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偶这是实况转播哎。”把开着的摄象机交到涝婆手里,偶转到镜头前面。“各位观众,刚才这一幕大家都瞧见了,偶嘛就客串一回法官审审他们这个案子。”
乔刚在旁边乐了,“对对,方大哥做一回法官帮偶出口气。”
“各位,事情的过程两嫌犯已经供认不讳了。同时偶们也清楚了本案的直接受害者是马,间接受害者是乔刚。”偶还没说下去,乔刚一下子就冲到偶的面前。“咋的偶成了间接受害者了,偶是直接受害者啊。”
“原告请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本庭议案从来就是摆事实讲道理的。两嫌犯当时鞭打马匹,直接受害者当然是马了。而你原告是坐在马上,受马惊吓后落地,当然是间接受害者。这之间的关联难道你原告不清楚吗?”偶对着镜头侃侃而谈,乔刚实在忍不住,“偶不管什么关联不关联,偶只知道结果是偶晕过去了,偶才是直接受害者。”胖子和徐大厨看着乔刚一个劲的偷笑。
“原告,请再次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同时注意自己的言行。偶们这是法庭议案,不是街巷斗嘴。姑念你是老实人,本庭对你刚才的言行暂不予以追究,不管直接还是间接你都是受害者,你可以提出诉讼,可以要求对两被告的行为进行惩罚。”乔刚听偶这么一说,脸上笑作一团,“这话偶听得进去,偶要求也不高,他们怎么对待偶的,偶也要怎么对待他们。”
偶听得有趣,问道:“那你说说咋个对待法。”乔刚一下子挺直了腰,腰间的疼痛仿佛消失了,“偶要抽回他们!他们怎么抽的,偶也要怎么抽!”胖子和徐大厨闻言大惊失色,“不会吧,乔刚,偶们没想到你小子也够狠的,居然想得出抽回偶们这个招啊。”
“不行,不能以暴制暴,偶们反对以武力解决问题的方式,这不符合法律的原则,也违背法律的宗旨。”尽管乔刚的想法蛮有趣,可偶还是不能苟同,何况偶现在是法官的身份,得维护法律的尊严。
“偶们也同意法官大人的说法,偶们坚决反对以暴制暴的野蛮行径。”胖子和徐大厨的义愤填膺的神情仿佛他们成了原告,这两小子四条胳膊举得高高的,作秀的本事还真不小。
乔刚顿时没了方向,整个人楞在那里,“那咋办啊?”许久他才说出这四个字。
“鉴于你是间接受害者,不能以鞭打为理由来报复两被告。如果你的要求是直接受害者提出的,本庭可以考虑是否采用,所以你的要求被本庭驳回。”见乔刚不吭声,胖子和徐大厨又在一旁窃笑,偶心道,这俩小子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但是,作为间接受害者,你也可以提出合理的要求。只要这个要求不违背人之常情,不有悖于伦理道德,偶们还是能接受的。”
乔刚一时也没明白过来,“偶就惦着抽他们了,一时也没其他想法,总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偶接着说道:“行,有你这么一说就成,既然你一时想不出招来,不如就让本庭帮你出个主意如何?”乔刚听出偶有话外之音,估计对他有利,便道:“好啊,就这么着了。”
胖子见偶替乔刚出主意,立马跳了起来,叫道:“不行,偶反对,这不符合法律程序。”
“你知道啥是法律程序啊?当心告你咆哮公堂,罪加一等,你给偶坐下。大厨,你有啥想法?”制止了胖子,偶还得征求大厨的意见。
“偶只要罪减一等就行,法官大人您说了算。”徐大厨很识时务,也很知趣。
“好了,既然你们都同意了就听本庭判决了。”偶清了清嗓子,“原告,被告都起立了,本庭正式宣布本案的终审结果。原告提出的鞭抽要求被驳回,但被告的行为的确造成了原告的间接伤害,本庭决定原告是怎么摔下马的,被告也要怎样摔下马,至于晕不晕过去就看被告的运气了。原告,你对本庭的判决是否满意?”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这比抽回他们还过瘾呢!”乔刚脸上笑开了花。
涝婆听偶这么一判,早就笑倒,那摄象机也拿不住了。
胖子的反应真快,听偶这么一判直接就倒在地上,装晕过去。徐大厨见状也顺势一倒,趴在了胖子身上。偶上前踢了两脚,“别装蒜了,你们俩还真会演戏,以后有机会合作一把,说不定就成明星了。”
乔刚见状乐不可支,“你俩小子也有今天啊,叫你们以后还敢欺负偶。”
众人的笑声响彻山间,众多的恩怨在笑声中泯灭,大伙的心情在这一瞬间变得欢快,偶深深地感染着,胃口也随之大开,囫囵吞下两块羊肉,消灭了两油饼,吃了一苹果,又跟阿旺两人抽了根烟。铁大叔收拾的时候,偶还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罪过啊,偶在偶的本命年拼了命似的吃羊肉,而羊偏偏又是偶自己的属相,偶粗略估计整只全羊有一半是偶一人吃的,真应了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2005-08-29 14:29:01  By: 九寨沟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 86656234
九寨沟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0300   86085333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九寨沟梦幻仙境之旅
九寨沟旅游
Jiuzhaigou Travel
玩转九寨沟
热门点击 热门点击
最新发布 最新发布
相关链接
最新旅游报价 最新报价
特价酒店预订
城市
酒店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08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九寨沟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05001981号